{转码关键词1}:{随机章节}

2021年01月08日 来源: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荐股。。。。
“好啦好啦,那糟心事完全是一个意外,咱今天就不说啦。”

表妹表弟也要嘘寒问暖,尚富海赶紧的制止了。

“哥,现在运输好干吗?”尚富海问他大堂哥尚富贵。

尚富贵说:“还行吧,不过不如前几年好干了,现在要是肯吃苦,一个月还是能赚个一两万的,咋样,你们那厂太危险,不行别干了,先跟着我跑跑熟悉熟悉路数,过段时间自己买辆二手货车……”

“要觉得太累,就跟你二哥学学,他脑瓜子灵活,干的那活也轻快,就是费脑筋。”尚富贵给支招,跟着说了一句:“你瞅你二哥那个头,都聪明绝顶了。”

一句小幽默惹得兄弟几个都笑了起来。

尚富航也不在意,都是兄弟,没有谁嘲讽谁的意思,你要那么想,那完全是思想太复杂了。

“跟着我学学也行,不过说实在的,现在我们这一行也不好干了,各种网站配货一个接一个的上线,现在的货车司机多精,省那仨瓜俩枣的,都学会自己网上配货了,再这么下去,我也得转行了。”尚富航颇多感慨。

尚富海知道,二哥这不是要拒绝帮他,实在是他这个物流中介的行当真的成了夕阳产业,等再过几年,更加难干了,以前每年三四十万的收入真成了昔日黄花,很多从业人员都被迫转行了。

大哥二哥这番感慨立马引开了一个话题。

表弟关鹏干的快递行当,承包了圆通物流的一个片区,只要肯吃苦,多的时候也能挣个万儿八千的,可惜现在各种快递太多了,一个个的给饿死鬼一样抢地盘,他说:“别说大哥二哥了,我们这一行现在也不行了,竞争的太多了,就说我这一片吧,三通一达算是齐活了,还有什么百世、KK,也就顺丰做的高端,还没拉下身子来抢我们的生意,要不迟早关门……”

他说的也没错,记忆里再过个两年左右,表弟就把他这片的业务给转了出去,之后干了服装后整代加工、还和他姐夫黎明波合伙开过饭店,后来干了淘宝直播……

他这经历也是丰富!

不过说到这茬,说者无心,尚富海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顺丰快递好像再过两年,在16年就要在国内借壳上市了,而且它一上市就是两千多亿的庞大市值,顺丰老王的个人资产在当年一度冲击到了中国富豪榜前五啊,便是后来他也连续几年在前十里晃悠。

“它到底借的谁的壳来着?”尚富海心里又拧巴了,皱眉斗眼的愣是没想起来。

不过也不着急,回头慢慢想就行了,反正顺丰上市也是后年的事情,在那之前,如果他决定做点什么,也有一年多的时间去布局,至于说借谁的壳,大不了找人去打听,总能提前知晓。

“我说哥几个可别再这里倒苦水了,不说别的,在座的哥几个也就我和海哥拿着五六千的工资按时上下班吧,你们再不好也挣得比我们哥俩多。”黎明波笑着打趣。

“行了行了,不说了,挺长时间没一块聚聚了,咱们今天聊点高兴地。”二哥尚富航结束了这段牢骚。

尚富海心里一直斟酌着一件事该不该说,又该怎么说。

刚才听几位兄弟倒了番苦水,他决定还是有财兄弟一起发,至于他们信不信,这就得找个好的由头了。

菜上来后,除了妹妹尚雪云和表妹关晓要看孩子的缘故喝的果汁,其他几个都是白酒啤酒的分配了。

酒到酣处,尚富海咕咚咕咚一瓶啤酒吹了下去,几个兄弟不知道他这是玩拿一套的,还想着问个新鲜,就听他放下空啤酒瓶后借酒劲说道:“大哥二哥、强子、鹏鹏还有波哥,有个事说出来怕你们多想,但我觉得八九成是真的。”

兄弟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啥情况搞得这么隆重神秘?

还要借着酒劲才能说出来,别是酒后不认账的意思吧!

尚富海又喝了一杯绿茶,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我今天去我办房贷的银行办了点事,说起来也巧了,我过去的时候啊正好听到银行的两个看起来像领导的在说悄悄话,他们可能是没注意我吧,你猜我听到了什么?”

“哥,你可别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赶紧的说。”妹妹尚雪云斥责他。

尚富海搓搓手,力图表现的更神秘感一点:“我听到他们俩讨论有证券公司的人找他们借贷,说是要炒作乐视网,据说要把它炒成百元股……”

“我这不是寻思着外边到处都有人说今年是个大牛市,要是他们说的是真的,我琢磨着跟一波,人无横财不富啊!”尚富海满是感慨的眯起了眼睛,他想到了自己上辈子勉强足够一家子的开销有余,却也没多少存款,一个贵州茅台被套了三年就让他连资助小舅子结婚的钱都没了,这日子过得也是够了。

“是不是大牛市还两说啊,我平日里也有买点股票,不过最近上证有点拐头向下的意思啊,最近这一波跌十几个点的股票不少,跌狠了二三十个点的都有。”尚富航就属于很理性的那一波人,并没有被上证这半年的疯涨给迷惑住。

“这玩意儿我以前没做过,也不懂,不过我想他们银行的人和证券公司的人肯定是私下里互通往来的吧,还有就是我觉得什么事都会遵循一个规律,涨多了肯定是落一点然后再涨、再跌、再涨,股票这东西应该也脱离不了这个范畴吧……”尚富海说出了他的理论。

他们兄弟之间要纯粹很多,谁和谁之间都不牵扯‘事业’上的往来,正因为这样,听到兄弟说的理论,尚富航沉默了,夹菜的筷子也放在了面前的碟子上。

“海子你说的有道理,我之前光想着股票一直上涨不理性,它一回调我就逃了出来,不过仔细想想,最近的大金融的确是又开始往上拉了,带动的指数也跟着探底回升……”尚富航沉思,自言自语:“难道今年真的是大牛市?”

“哥,甭管他是不是大牛市,你玩这东西时间长,多关注着点乐视网不就行了,它要是真的被炒作大涨,肯定有迹象可循的吧。”尚富海说道。

“行,正赶着年底了,我也不是很忙,就多花点时间看看,要是真像海子你说的,我一定做它一波。”尚富航点头应了下来。

想通了这一点,他再回头思索着兄弟刚才说的话,就品味出一点其他的味道来,他想:“莫非,这是让我兄弟给碰上了江湖传言的‘老鼠仓’了,可这事也太不严谨了。”

几个兄弟都知道二哥尚富航是从股市里挣了钱的,挣了多少他们不知道,但此时听到自家兄弟所说的‘隐秘交易’,又听到尚富航说近期会加强关注,他们也心动了,这年头想挣点钱真是不容易啊。

“二哥,到时候觉得能买了,也给我们说一声”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

{转码关键词1}版权所有©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