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码关键词1}:{随机章节}

2021年01月08日 来源:8X8Ⅹ拔播拔播华人免费网站

直接拉黑!。。。。
张爱静带着几分鄙视的看着李图川。

明明就是问着问着八卦去了,还故作道貌岸然。

“有没有希望我不知道,不过在此之前黛蓝应该不讨厌大罗,问题就是大罗这样没完没了,一不小心会让人产生反感的。实际行动不做,却隔三差五喊下口号,这哪里能够追到女孩子……况且,我觉得他现在的心思也不应该放在这上面。”张爱静说道。

李图川点了点头,一副说的对的样子。

“奥运赛在即,大家都咬着牙和后面几个国家拼了,大罗却分心在这种事情上,很不应该。不过,那你说面对这样不是很好下手的女的,要怎么追才好一些?”

张爱静斜着眼睛看着李图川,一副“还说你不是在八卦”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其实黛蓝也希望大罗将心思放在比赛上。”张爱静说道。

现在黛蓝其实也非常为难,一方面她暂时无法接受大罗这份摸不透的表白,另一方面又要考虑到大罗是主力选手,不经意就会导致大局崩裂。

做大事,最要不得的并非是不能掺杂私人感情,而是不能因为感情的事情分心。

感情稳定的话,往往还能够作为奋斗的动力。

偏偏问题就卡在一个很让人尴尬的事情上,黛蓝没接受大罗。

张爱静也觉得,总不能为了比赛,黛蓝就牺牲自己接受大罗的表白,让他好好打比赛吧?

但黛蓝又不能说太狠的话。

“你看这件事怎么办好一些,我是教练,只懂得怎么提升选手的实力,怎么让这个团体形成配合。却不知道怎么解决队员私生活的问题啊,偏偏这种私生活的问题又影响到比赛。打俄罗斯,我想来想去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大罗这个点起来,我们才有比较确切的胜算。”李图川说道。

张爱静也明白,可她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

“这件事你还是跟黛蓝谈谈,看看黛蓝那边能不能给一个干脆……”李图川说道。

“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想法了,什么给个干脆。你们男的追女的反正戴着喜欢就表白,成了赚大,不成也不亏,就算分了手那一点关系也没有,完全可以再找下一个。女的就不一样了,我们是本着结婚去的,大家年龄都不小了,谁有时间谈个要分手的恋爱,黛蓝肯定也是这个意思,找一个确定靠谱的,然后好好过……就大罗这种方法,我们女生不用想都知道就属于跑过来试一试,能成成,不能成拉倒的态度,天知道这男人能不能靠得住。”张爱静劈头盖脸的对李图川说道。

李图川被说的一阵尴尬,自己这样的单身狗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么深的层面。

不过,张爱静说的确实有道理。

“大罗不是没放弃吗,一直表白。”李图川说道。

“那算个什么事,男人里,总又一些像你这样脸皮薄的,和像大罗那样脸皮hòu的。脸皮薄的就表白一次被拒绝了就以为伤自尊不敢再接触了,殊不知这就是女生的第一道考验。而脸皮hòu的,那纯属脸皮hòu,不代表靠谱。”张爱静说道。

“这……这么麻烦??”李图川一愣一愣的。

“你以为呢。”

“还是单身好。”

“……”

李图川总结了一下,黛蓝估计也是为自己考虑,不太可能短时间接受大罗。

同样的,要考虑到会不会创伤大罗,不能把话说的太过绝,甚至是一走了之。

那么,能够让大罗不分心的唯一办法就好像是要让大罗泡到手了……

李图川又不是花丛高手,哪知道怎么帮大罗解决这种感情问题啊,此时也只能够一脸求助的看着张爱静。

“我也没有招。”

“要不让黛蓝先假装答应大罗,先解决俄罗斯这场战斗再说?”李图川问道。

张爱静白了一眼李图川。

李图川也纳闷,这是自己今天吃到的张爱静第几个翻白眼技能了,这女人cd怎么这么短?

“总不能装到奥运赛,那么长的时间。”张爱静说道。

“唉,好难!”

“我再想想吧,顺便问问黛蓝的意思,看看黛蓝那边能不能给大罗一个明确一点的暗示,让大罗做一点靠谱的事情,让黛蓝有一个接受他的理由。”张爱静说道。

当下也只能够这样了。

“还有,这件事最好别说出去,你们男人就喜欢瞎起哄,黛蓝看上去有些干脆、直爽,但感情的事情就没表面那么简单了,她应该不喜欢被起哄来的感情。”张爱静说道。

“放心,我谁都不会说的。”

“你保证。”

“我保证。”

……

……

夜深,屋顶上寒风凛冽。

黑夜很浓,险些看不清在屋顶上两个顶风喝烧酒的神经病。

“不会吧!大罗喜欢黛蓝???”余洛晟惊呼了一句,差点没从屋檐上滑下去,摔到雪堆里。

“嘘!!我答应过张爱静在她没找到办法之前不说出去的,你可别告诉其他人,这事我们要从长计议。”李图川压低声音道。

“放心,我怎么会说出去。”余洛晟说道。

……

洗手间,林东刷牙。

一旁正在洗脸的余洛晟看了林东一眼,小小声的说道:“大罗在追张爱静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咕噜咕噜~~~~~~~”林东仰起头漱喉咙,结果听到余洛晟这句话顿时瞪大了眼睛,满嘴的漱口水直接吞了下去,那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归难受更多的是满脸惊讶。

“我草,有这事???”林东说道。

“啊,原来你不知道???”余洛晟愣了愣。

林东和大罗都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大罗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林东说,不至于吧,大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羞涩了,以大罗的性格,要喜欢谁至少也会和同床共枕的林东说的啊。

“快说说怎么回事,妈蛋。我说大罗最近怎么有点神神叨叨,有点装b呢。”林东眼睛里兴致大增。

“我就听李图川说的,不过这事先别说出去,怕黛蓝那边反应过jī。”余洛晟说道。

“放心,我怎么会说出去。”

余洛晟和林东肩搭着肩,在洗手间里迅速谈论起了这事。

等两人说爽了之后,这才保持神色不变的走出了洗漱间……

两人刚走,锁门的厕所里传来了抽水的声音,沈雪宇跟做贼一眼悄悄推开门,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和小雀跃。

……

黛蓝平常的时候事情不算很多,没比赛的时候,她的翻译工作更多是给张爱静、李图川、黄康整理视频资料。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整个屋子里充斥着各种奇怪的眼神,这种眼神就像大罗平常莫名其妙的偷瞄自己一样,问题是怎么可能所有人都喜欢自己吧?

“我今天穿的有什么问题吗?”黛蓝问了下旁边正在泡茶喝的夏雨梨。

两人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泡茶、喝茶,咖啡什么的跟板蓝根似的,有什么好喝的!

“没有。”夏雨梨看了一眼黛蓝的着装,没什么觉得不妥的。

黛蓝穿低胸是很有震慑力,问题现在是冬天,衣服裹了这么多不至于有什么情况发生。

“那我怎么觉得今天大家眼神怪怪的。”黛蓝嘀咕了一句。

夏雨梨也没多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黛蓝,又看了一眼大罗。

“你知道???”黛蓝有些惊讶,从夏雨梨这眼神就可以读懂很多了。

“大家都知道。”夏雨梨平静的说道。

“……”

黛蓝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大罗这家伙搞什么飞机,怎么就这么没脑子呢,这种事情说了干嘛,不是完全不给自己思考空间吗,难不成非要自己退出这个国家队不成??

夏雨梨看出黛蓝在生气,低声道:“应该不是他说的。”

“那大家怎么都知道了???”黛蓝气呼呼的说道。

夏雨梨看了一眼余洛晟,轻松把他给卖了。

黛蓝马上明白了,目光如炬。

大厅里,正在打单排的余洛晟突然觉得脖后传来阵阵杀气,心里想着是不是对面打野又来蹲自己了。

不应该啊,这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好歹是对面组团刷副本来蹲自己的级别……再看看召唤师峡谷小地图,一切风平浪静。

黛蓝很是尴尬,大家都知道了,那么她处境就更难了,因为她要考虑到这队伍是为国家打比赛,大罗又是国赛很重要的选手,若是因为自己影响到了大罗的发挥,自己要不接受就显得是不为大局着想。

可她真心不想这样**着和大罗在一起,不是说她有多讨厌大罗,其实大罗确实也不错……问题是黛蓝也搞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喜欢大罗,至少大罗现在就让人觉得不太靠谱,不仅是追自己的方式不靠谱,大事上也不靠谱,发挥失常。

黛蓝不是很喜欢愣头青,大罗不全是,却也有几分接近了。

总之,感觉这家伙还不够成熟。

“浅梦,你说我该怎么办??”黛蓝此时也慌了,疾病乱投医。

浅梦又没有过这种感情纠葛,反正追她的人她一律连话都懒得和他们说。

“我是不是要借口先离开一下队伍?”黛蓝问道。

“下策。”

“那我假装先接受,打完比赛再慢慢说?”黛蓝说道。

“下下策。”

“那……那我怎么办?”黛蓝急忙再问道。

夏雨梨智商高,黛蓝相信她肯定可以给自己一个不错的办法。

“你讨厌他?”

“不讨厌,喜欢还不完全谈的上。”

“不接受的原因?”

“感觉他还不是很成熟,就是不特别靠谱。”

“他怎样你才会觉得他靠谱?”

“好歹别因为这种事情影响到比赛啊,搞得我不接受他是拖累了整个队伍一样,一个成熟至少不应该让人这样为难,可这话我又不能直接跟他说,说了没准适得其反。”黛蓝说道。

“嗯,那你什么不做就好了,解决问题关键不在你,在他自己。”

黛蓝听浅梦这么一说,心中突然明朗了。

是啊,这件事怎么可以怪自己,是大罗自己要发动进攻的,他自己因为这种事分散了注意力。

假如他无法在这个过程中明白和调整好一个正确心态,就说明他确实太幼稚了,有那个心思想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如好好在世界大赛上表现自己,男人最成熟潇洒的一刻绝对是他们专注的做一件事,并且目光如炬的时候,又有哪个人能说当初余洛晟用薇恩杀败韩国夺下冠军的时候不帅?

正如浅梦说的,自己什么都不要做。

该做的是大罗,或者说,大罗不应该故意去做自己,更不应该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那般不自然和奇奇怪怪,和女生相处,哪怕你再喜欢最基本的就是先做你自己,别将自以为好的地方故意表现出来,别因为对方是女生就故意想表现自己和尽量不敢表现自己……

大罗本身就是一只孤鸥,何必在情场刻意想做白天鹅,即丢失了孤鸥的傲与勇,也获得不了白天鹅的俊与美。

情场如此,赛场也是。

没有必要刻意表现给谁看急于求功,也没有必要想做的完美而畏手畏脚。

有些道理,挑明了就不是道理,因为这种东西需要男人们自己去领悟。

或许,让黛蓝始终不太愿意接受的正是大罗这种面对自己时的那种奇奇怪怪,再加上他比赛和训练赛的发挥失常,莫名的在这份原本还能够尝试的感情上增添了负担。

……

此时,黛蓝心情放松了很多。

让黛蓝小吃惊的是,没怎么听浅梦谈情说爱,自己问张爱静那么久没有解决的问题,浅梦几句话把自己说通了。

“原来你也很懂这些啊。”黛蓝笑了起来,发现浅梦貌似没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近。

“只是用逻辑思维去推别人的事。”浅梦说道。

“也是,旁观者清。不过你的思维确实很特别,总能够一针见血吧?”

“大概吧。”

“哈哈,其实我挺想知道假如有一天你也处在我这样情况的时候,你是不是还能够保持这样的思维,我的意思不是那种你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男人找你表白,而是关系其实挺好,也有那么一些苗头的……”黛蓝笑了起来。

浅梦那双明镜般的眸子有所波动。

这个答案她自己也不知道。

“举个例子哈,现在和你还算聊的来的余洛晟突然跟你表白,你会怎么办?”黛蓝来了兴趣,问道。

浅梦想了想,开口道:“拉黑。”

……

另一边,正在秀cāo作的余落晟突然手一滑,闪现没按出来一下子惨死在了人堆里。

“奇怪,这都能失误?”余落晟低估了一句,浑然不知身后有个女人在假设世界中将他打入黑暗谷底。

(假如你们不投票,我也要拉黑你们!!)

(未完待续)【本文字由启航更新组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创世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转码关键词1}版权所有©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