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码关键词1}:{随机章节}

2021年01月08日 来源:AⅤ天堂男人在线视频

人情社会。。。。
()找到回家的路!

“尚先生,您过来了,快带个安全帽,里边正在施工,不太安全。”守门的人点头弯腰,从旁边系着口子的塑料袋里拿出一个纯白色的安全帽来,递给了尚福海。

早有准备!

对于这些人的事故,尚富海也没说什么,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行事准则,你可以保证自己道德上的洁癖,但是你阻止不了别人的行为,既然如此,不如随大流,别让自己显得特立独行。

“师傅啊,你知不知道还得多长时间才能完事?”尚富海问这个守门的人。

他还真不知道,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脸上露出个很尴尬的表情。

尚富海一看,摇头说:“没事,我进去看看吧。”

“那尚先生您多留意着点,地上碎渣也不少。”他又特别叮嘱了一下。

从这个门口到别墅门口这一段倒是挺干净的。

想想也是,一千多平米的大院子,还没有种植任何名贵树木或者草皮,说的直接点,这就是一片接近两亩的荒地,难道还能看出花来?

尚富海沿着中间的小路慢步往别墅门口走,路上有人来来回回的运送物料,看到他后,有认识的就下意识的半弯腰点头喊一声‘尚老板’或者‘尚先生’。

至于不认识他的,两眼一抹黑,想跟着称呼一声都叫不上名堂来。

等尚富海错身走过去后,刚才一脸懵逼的干活的就赶紧问和尚富海打招呼的人:“刚才那是谁啊,我怎么看你们都这么怕他。”

“哎,到底是年轻啊,我给你说,那个年轻人就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前段时间还上过济东省电视台节目的,人家据说有好多钱哪,还能再买好几套这样的大房子,你能想象的出来吗?”这个和尚富海打过招呼的人相当得意和感觉上的高人一等。

他能和尚富海打招呼,尚富海还回应他了,就问你牛不牛逼!

这时候,刚才傻愣着的几个人也明白了,其中一个偏年轻的小伙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啊,他就是那个济东省80后首富?”

“谁知道啊,不过人家是真有钱,你瞧瞧这大房子,还有这大院子,我瞅着光这个院子就得两亩地啊,啧啧,真有钱啊!”这人文化程度也不高,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尚富海可不知道身后几个给他干装修的工人正在讨论着他,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他都习惯了,做人太优秀了,现如今走到哪里都注定了被其他人给议论,没办法。

接尚富海这栋房子装修设计这个活的事京城宏图加装事务所的人,专门对接徐菲的是个女的,叫于丹,看着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头乌黑垂直的长发随意的散在后背上,穿着一套贴身的浅色小西装,给人一种特别干练的感觉。

她和尚富海见过一面,毕竟是掏钱的金主,看到尚富海过来了,于丹并没有搞艺术的人的拿大和视野跃居普通人欣赏水平之上的骄傲,迅速闪开脚下的残渣,快步走了过来:“尚先生,您今天怎么过来了?”

“哦,是于老师啊,我今天正好想起来过来看看房子装修的怎么样了。”尚富海说道。

于丹一听是这回事,赶紧给他说了一下:“尚先生,现在一切都按计划走的,到4月底就能做完初步的工作,预计5月份就能够完工,到时候还得徐姐和尚先生再过来确认一眼,等基础工作完事后,就是内衬的选装了。”

尚富海一听就头大,什么基础工作、什么内衬的,这些专业的词汇他都不懂,便直接给于丹说:“于老师,到时候你和我老婆联系就行了,不过有些话我还是喜欢提前说出来。”

他特意看了于丹一眼,说:“等完事后我会找个第三方做个全方位的检测,该花的钱我会一分不少的出,但是设计也好,还是装修施工也好,我不希望弄些花里胡哨的名堂来糊弄我。”

说完后,觉得这语气有点不近人情,他又说:“当然了,如果这个活干得漂亮,咱们以后可以再加深合作。”

于丹就等他这一句话了,赶紧表态:“尚先生您放心,在家装设计这一块,我们绝对是专业的,只要这个装修施工队按照我所提供的设计图纸干活,按照我所提出的标准来做,这个活没有问题。”

这是她源于对自己的知识和十多年从业的经验的信任!

尚富海点头:“嗯!好!我相信于老师的专业。”

“于老师,你带我走走看看吧。”

于丹答应下来,尽可能的满足客户的要求,这才哪到哪儿。

从第一层到第三层,每到一个房间,于丹都会描绘一下这里装修完成后是个什么效果,后期应该用什么装饰板,用该安装什么风格的家具,等等!

这一圈下来,足足花了一个小时,尚富海心里基本有数了。

最后回到刚才进来的那个门口,尚富海对送他过来的于丹说:“于老师,你继续忙吧,有什么事咱们打电话联系。”

“哎,尚先生您慢走。”于丹客套的摆摆手,目送他离开了。

看着尚富海走了后,于丹很有些感慨:“这人哪,还真是一个人一个命,人家比我还年轻,咋混的?”

这个问题,不止是于丹,很多见过尚富海的人都会在心里发出这么个感慨。

离开花山府第,看着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了,按照昨天的经验,闺女一点半能输完液,他就没再去别的地方,赶紧回家准备午饭去了。

自己饿着没事,饿着他小宝贝可就心疼了。

另外一边,博城中心医院里,徐菲拿着一束新鲜盛开的鲜花,还有两个水果篮子进了儿科护士站。

看到护士长杨悦正和几个年轻的小护士在一块说笑聊天,她嘴角抿着感激的笑意走了过去:“杨护士长,忙着哪,看我来打扰你工作了。”

“哎呦,徐菲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怎么了?”杨悦眼睛看到了徐菲手里捧着的鲜花,手里吃力的提着的两个水果篮,她心里有猜测。

果然,徐菲说:“杨护士长,我说真的,这几天亏了你和这些小妹妹照顾我们家元宝,才让她没受什么罪,我这心里真的特别感激你们,但是我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这不是下去买了束花,正好放在这里装饰一下,还有两篮子水果,你们多吃点。”

有活泼的俏护士很赶眼神的从徐菲手里接过果篮来,笑嘻嘻的说:“菲姐,谢谢你的水果啦,我正想着去买点哪!”

他们都知道徐菲就是尚富海的老婆,博城年青一代领军人物的夫人,差钱吗?

徐菲冲她感激的笑了:“杨护士长,我本来想着请你们一块吃个饭的,你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给我说一声。”

“徐菲啊,你太客气了,真的,我们做的这些都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没什么感激不感激的,你要是再这么客套,我可就真的要生气了。”杨悦说。

“这样,花束和果篮我都收下了,但是吃饭就算了,真的很忙,你看连走廊里都挤满了病床,四五月份,正是小孩好生病的时候,真的走不开。”杨悦指了指站满人的走廊,说。

徐菲一看真的和杨悦说的一个样,这就没招了:“杨护士长,那你先忙着,咱们改天再说。”

杨悦看着她要走,喊了一嗓子:“徐菲,赵医生的医嘱我都给下出来了,药也给拿好了,我找个人领你下去办一下出院,等会儿输完液,你们就可以直接走了。”

你看,效果立马就出来了!

有时候,你可以无视一些所谓的‘不公正’,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人情社会。

没有人随随便便的就会和你亲近或者疏远你,总会有原因的。

下午一点出头,徐菲和她母亲收拾完东西,让杨悦亲自把滞留针给拔了后,徐菲又去了一趟儿科主任医师赵冰的办公室,也给拿过去了一个果篮。

一切都办妥了后,她们娘俩带着小元宝开车离开了医院。

杨悦有些感慨:“你瞧人家这素质,真是没的说。”

尚富海已经做好了午饭,还给小元宝熬了她最喜欢的地瓜小米粥,看着简单,但地瓜是专门买的黄壤糖心的,特别甜,据说营养价值也高。

小家伙就爱吃这个甜味。

刚出院的小人儿,这三天被输液给折腾的不轻,这会儿正是筋疲力尽的时候,一闻到地瓜小米粥的香味,马上就欢快了。

“爸爸,我喝。”小元宝吸着可爱的小鼻子,一脸的高兴样。

尚富海笑眯眯的说:“好,我早都提前盛出来凉着了,这就给你端去。”

回头他问徐菲:“老婆,医生怎么说。”

“挺好,主要咱发现的早,用的药也是好药,要不还得再输三天才行。”

“嗯,好了就行。”

开始往外端菜的功夫,尚富海又给她说:“我上午趁着有空去了一趟花山府第那边,于丹说装修进度很顺利,大约五月就能装完,6月就进家具,等完事了,咱们早点搬过去,那边环境要好一点。”

“你着什么急啊,装修完的味道多大啊,还有新家具的味道也那么大,万一再有有害气体超标,对元宝多不好啊,怎么也得多晾几个月……”徐菲反而不着急了。

zn03251zxs

{转码关键词1}版权所有©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