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码关键词1}:{随机章节}

2021年01月08日 来源:羞羞漫画在线阅读免费读全集

尚老头不好搞啊。。。。
“牛县长,你刚才说让我带动周边十里八乡的人致富?”尚勇给吓了一跳,要不要这么惊悚。

我都是一个60岁的小老头了,你还给我压这么重的担子,我也承担不起啊。

别是又算计我儿子吧,那我不能干!

牛光明很自然的点头:“没错啊,尚师傅,你看你现在弄得这个尚氏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不就是很好的带动了你们周边这些农户的养殖发展吗,咱们现在就是换个东西,实际上其他的都没什么变化,也不用尚师傅你刻意的去宣传。”

“就是尚师傅你把大棚弄起来的时候,县里边会组织周边其他乡镇的人过来参观一下,这一点尚师傅有问题吗?”牛光明问他。

尚勇看着一板一眼的和他讨论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的一县之长,才发现牛光明这个人很务实,不像他们县里之前来过的那个宋明晨,虽然也给你解决问题,但尚勇就是觉得他别有目的。

别说宋明晨了,尚勇感觉他大舅哥家的侄子周鑫鸿最近都有点不踏实了,干什么都想蹦跶两下。

脚底板上按弹簧了吧,连他这个姑父都要利用?

再看看牛光明,谁能想到这个人会是他们县里的父母官。

可他就是放下了那层皮,坐在自家的院子里,俩人泡了一壶茶,他就在这里用最地道的话和你商量草莓大棚的事,他还会和你提前商量以后带人过来参观的事。

这些事都是他的?

说到底还是带动他们东云的老百姓发家致富,到时候有功,尚勇觉得都是应该的!

他们东云整体太穷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云人,尚勇都觉得这里的发展很沉闷,尤其把养猪场规模给搞大了以后,尚勇所见所看所站的层面不一样了,本身的眼光也水平也跟着渐长,他慢慢的发现了一些以往看不到的问题。

想到这些,尚勇满脸感慨的站了起来:“牛县长,你放心,我赶明儿就找人给拾掇几个大棚出来,不过还是那句话,你得帮忙找几个懂行的技术员过来,我可以再给他们开一份补贴工资。”

停顿了片刻,看着牛光明没有反对,尚勇又继续说道:“另外等大棚弄起来以后,只要是抱着来参观学习态度的人,我都欢迎,管吃管喝都没有问题。”

“妥了!”牛光明直接把手伸到了尚勇跟前。

‘啪’

俩人的大手握在了一块:“尚师傅,感谢!”

尚勇摇头,他以最严肃的表情看着牛广明,说道:“牛县长,你说错了,应该是我代表我们东云的苦哈哈感谢你。”

建个工厂顶多了就给提供一些工作岗位,小工厂几十个岗位,大的几百个岗位,能提供上千个工作岗位的公司在一般的城市里也没有多少个,那都是有数的东西。

可牛广明这个农业经济致富的路子如果能够推广开来的话,对他们东云这些有土地的在地里刨食吃的老农来说,其意义更大!

牛广明听得出来尚勇是真心实意的感谢他,他觉得尚勇理解了他的想法,也很开心。

在他看来,做官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升迁,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牛广明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点执拗,有点理想化,但是不可否认,他做的这个事很有意义。

“尚师傅,咱们再来说说第二件事吧。”牛广明适时提出了自己的第二个问题。

也就是他刚才已经说过的,想了解一下尚勇的尚氏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下一步扩张计划,或者换个词叫发展规划。

说到这个,尚勇搓着双手不太好意思的说:“牛县长,关于养猪场的事,我考虑过了,我们不打算再继续扩张了,就维持好目前的状况就可以了。”

牛广明很惊讶,眼部的肌肉都绷紧了,一脸的不能理解:“为啥呀,尚师傅,你们家的养猪场弄得好好的,都这么大规模了,我听说出肉量也不小,就说咱县里现在的上税,尚师傅你这里都数得上号了,为什么不再进一步扩张。”

他觉得这个事很奇怪,这个决定也很奇怪,这不应该啊。

眼睁睁看着已经走到跟前的钱,还有不捡的道理?

“嗨,牛县长,我看出来了,你是个好官,和别的官还不一样,可是关于养猪场这一块,我真的不太想弄了。”尚勇说道。

牛广明还是没听明白,问他:“尚师傅,具体是怎么回事?总得有个原因吧,你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以县里的名义帮你解决了。”

他这话让尚勇听着心里挺热乎的,瞧瞧人家这官当得,时时刻刻都为咱老百姓考虑。

尚勇觉得很受用,他又不太好意思的搓着手说:“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哪,我年龄也不算小了,再加上我以前病了那么多年,不确定再这么搞下去是不是到时候还得犯病。”

“第二个哪,我儿子那边也不太希望我继续折腾了,他那个兔崽子的说法也是让我多休息休息,到时候也有更多的时间去看看我孙女,我马上还有一个小孙女或者孙子喽,哈哈!”

尚勇一想到这个,就笑的特别开心。

牛广明听了后就有点傻眼了,这两个理由真的好强大,都是人家自己的家务事,和外边一点的关系都扯不上,他都不好说什么。

尚勇年龄大吗?

按说60出头的小老头,年龄不算大,可很多人在这个年龄段上都退休在家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了,再催着他扩大规模,好像确实有点不地道。

至于第二点,人家儿子都不希望他再扩大规模,还想着让尚老头多看看孙辈,牛县长觉得他自己都不好说别的。

可是就因为这两个原因就让尚勇放弃了进一步扩大养猪场的想法,他又特别的不甘心,这明明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今年市场上的生猪价格和年初相比已经有所回落了,可总体来说还是向好的。

没办法,国内的民生市场需求供应量大,偏偏经历了前年到去年那一拨生猪价格的潮起潮落之后,很多养殖户都害怕了。

也不能不怕,这玩意赔上一回就能把你的家底全给赔进去,拼死累活的搞上那么一茬竟然还不够其他费用的,谁还愿意样。

就算是现在看着养猪都很挣钱了,可相应的道理,猪崽子的价格现在也很高了,饲料的价格也有所上涨,最让养殖户感觉心理安慰的是,玉米的价格十年不涨了,还能承受。

就算是这样,还是不敢养啊,谁知道等他们的生猪要出栏的时候,到时候的市场价是不是又要大幅度下跌了,这个玩意根本就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别人不养,客观的原因摆在那里,再加上家底子可能也不厚,算是情有可原。

可尚勇这个保守估计每天至少有几十万流水进账的养殖大户也不继续扩大规模了,竟然还玩起了保守养殖战术,他也怂了?

牛广明乃至县里很多人看着他这里迟迟没有动静,都想不明白原因,正好牛广明这次过来走访,顺便就问问原因。

他怎么也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样!

牛广明只感觉自己心疼的厉害,一个利税大户难道就止步于此了?

“尚师傅,我觉得吧,凡事都没有那么绝对,就说你养殖的这个事,我认为就算是再扩大一倍的规模,理论上来说也不会耽误你更多的私人时间,你还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另外你的养殖规模大了,也能招更多的人进你的养猪场上班,让他们也有个挣钱养家的门路。”

“还有一点,尚师傅你就没有发现,因为你的规模做的很大,带动了你周边很多人都跟着搞养殖,据我所知,尚师傅你这里的出拦育肥猪都是不对外供应的,那些肉联厂一类的供销商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会去收你周围这些养殖户那里的生猪,尚师傅你这是给他们帮了很大的忙啊。”

“尚师傅你再想想,尚家庄这边的规模就这样了,基本算是固定下来了,可你要是再选个地方进行养殖的话,你又能带动一批周边的老百姓跟着养殖致富。”

牛广明说了很多,总之是把尚勇给推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他觉得像尚老头这个年龄的,一般不会考虑‘利’的问题了。

可人活一辈子,除了‘利’之外,还有一个‘名’,谁不想晚年留一个好名声啊。

牛广明这也算是找对了路子了,可尚勇不太吃这一套啊,他根本不为所动。

这一下子就让牛广明有点坐蜡了,尚老头你连晚年的名都不要了?

那再说点什么?

牛广明脑袋里飞快的转动着各种念头。

尚勇不慌不忙的又给牛广明把身前的茶杯给蓄满了,然后给自己倒上了。

“牛县长,咱说了那么话了,怪口渴的,你先喝点茶水润润喉咙。”尚勇伸手示意了一下。

牛广明县长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喝茶,就算眼前的茶业很极品,他也没心思喝。

他就考虑着怎么能说动尚勇继续扩大养殖规模。

zw81200303u

{转码关键词1}版权所有©2021